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话  »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11)【作者:无常书生】

【淫侦艳探之玩偶游戏】(11)【作者:无常书生】
字数:754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十一章、疑点重重

  花海城分局员工宿舍三楼,只见琦良赤裸着健壮的身体站在窗边打着电话。
  而雪白娇躯上套着一件衬衫的媛馨,则恭顺地在他的胯间,张开樱桃小口将琦良阳具含进嘴里,吸允着上面的尿渍和精斑,就仿佛是在品尝什么美味佳肴。
  「喂!是军需处玚处长吗?我是琦良,又得麻烦你了,是这样的,刚才我给你发的图片你看到没有?

  对,那是我正在办一个案子的现场遗留物证,我想知道咱们国家引进了多少这种美式冲锋舟?在花海市驻军里有没有配属?如果有的话都在哪?

  对,对,跟案子有关系……好,那我就等你消息了,谢谢哥们,有空来花海的时候我请你吃饭。「

  说到这,琦良挂断电话,低头向自己的胯间一看,只见自己的阳具早已被媛馨含弄的油光锃亮,于是皱眉苦笑道:

  「我说小馨,你这也太勤力了吧,我的小弟弟都快被你含破皮了。」

  「嘻嘻,您是我的主人,用嘴巴清理您的阳具是我这个花奴份内的事,怎么敢不认真呢?」

  说到这,只见媛馨娇笑着将琦良的阳具塞进她的裤衩,然后站起身,张开双臂痴缠地搂住琦良的脖子,在他耳边娇声魅惑道:

  「主人,您还想跟媛馨陪您玩什么性游戏?媛馨一定让您满意……」

  「呵呵,今天就算了吧,我已经被你这小丫头榨的干了了……」

  琦良咧嘴一笑,然后将媛馨揽进怀里,转身来到沙发处,将手中的那袋物证还给坐在对面的棠妙雪,并说道:

  「小雪,我已经拜托军方的人调查那冲锋舟的事了,这两天应该就会有消息反馈回来,你放心吧。」

  「呵呵,琦大队长不愧是军队出身,果然人脉广泛,我在这谢谢你了。」
  棠妙雪接过物证,抬头微笑道:

  「对了,琦良,那个恐袭案你追查的如何了?」

  「唉……连着忙活了两天两夜,现在案子完全陷入僵局了……」

  只见琦良眉头一皱,将身边的媛馨抱进怀里,然后将手伸手进她的衬衫,一边捏着她雪白的乳房把玩着,一边叹气道:

  「……我带着兄弟们查到了那个发动爆炸袭击的恐怖分子家里,在那里发现了一堆极端种族主义反动刊物,以及一大堆制作爆炸物的材料和各种各样的痕迹物证。

  原本我们以为有那么多的线索,把恐怖分子背后的指示者抓出来是分分钟的事情。

  可没想到等我们把这些现场物证拿回一检验,我们所有人都傻了眼……「
  「怎么了?物证有问题?」

  棠妙雪尽量不去看琦良怀中,那被他摸的娇喘盈盈的媛馨,目不转睛地盯着琦良反问道。

  「唉……不只是有问题,而且是有大问题……」

  说到这,只见琦良一把拉开怀中媛馨的衬衫,握住她那只上下颤抖着的白嫩乳房,用棉签蘸着桌上碘酒,轻轻为媛馨乳房上的烙印消毒。

  「嗯……」

  媛馨吃痛,顿时不由得皱紧了绣眉。

  「忍一下,马上就好了……」

  琦良在媛馨的勃颈上安慰地亲吻了一下,然后一边涂抹,一边向棠妙雪说道:
  「……小雪,经过检测,我们在他家发现了三十多种不同人的毛发,二十多个不同人的脚印,以及上百种指纹。给人的感觉,那家伙的家就像是个庞大的菜市场,是个人就去过他家一样。

  小雪,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棠妙雪闻言皱着秀眉略一思索,忽然惊讶道:

  「琦良,你的意思是有人在用『藏叶于林』手法掩盖犯罪痕迹?!」

  「雪姐,什么是藏叶于林啊?」

  坐在琦良怀中的媛馨闻言奇怪道。

  「小馨,你在警校学过『洛卡尔质量交换定律』吧,即——

  『犯罪行为人只要实施犯罪行为,必然会在犯罪现场直接或间接的作用于被侵害客体及其周围环境,会自觉或不自觉地遗留下痕迹』。

  这些痕迹有可能是指纹,毛发,唾液等任何微小的东西,所以说,想制造一个『完全没有任何痕迹』的犯罪现场是不可能的。「

  棠妙雪回答道。

  「嗯,这个我知道,可这个跟你说的那个藏叶于林有什么关系呢?」

  媛馨依然疑惑地问道。

  「『藏叶于林』是一种犯罪手法,第一个用这种手法实施犯罪的是上个世纪英国考文垂的一个旅行家,他用这种手法杀掉了背叛他的妻子,并成功逃脱了苏格兰场的追捕……」

  琦良帮媛馨涂好药酒后,将她抱在怀里,然后将脑袋靠在她雪白的乳沟中,张嘴一边在她娇嫩的双乳间来回吸允舔弄,一边轻声跟她解释道——

  「……那个可怜的女人死在了考文垂当地的一间旅馆里,在她的尸体周围充斥着大量指纹脚印等痕迹,这些痕迹相互有关联,但关联又不十分紧密。

  更加令苏格兰场的探员惊恐的是,当他们顺着这些痕迹追查下去的时候,他们发现这些物证指向的线索链都特别长,几乎牵扯到全球除了南极洲之外,六大洲的各个国家。

  这些繁杂的线索链相互交织在一起,仿佛一个巨大的蛛网,将苏格兰场的探员死死地的套在里面,而关于案件真正线索,则淹没在这片痕迹的海洋中无从查找。

  最后苏格兰场足足用了三十年的时间才理清这海量的物证线索,找到犯罪嫌疑人。可这时候,早就过了凶杀案的追诉期了。

  最终,当苏格兰场的探员找到已经老去,处于弥留之际的旅行家的时候,他躺在床上向探员们炫耀似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假如把犯罪证据比做一片树叶的话,那么隐藏树叶的最好方法,就是把它扔进树林里。』

  从此以后,在犯罪学里,就把这种制造大量假线索,以掩盖真正犯罪痕迹的手法叫做『藏叶于林』。「

  「好狡猾的犯罪手法啊……」

  听完琦良讲的故事,他怀中媛馨不由得一声感叹,接着伸手抱着琦良的脖颈问道:

  「……那么,主人,这件恐袭案用的,也是这种手法吗?」

  「是的,根据昨天初步鉴定的结果,要理清楚那恐怖分子房间中的线索,就凭咱们局鉴定科的几个人,大概要用四十多年的时间,而省厅给我的反恐小组的破案时间只有七天,所以……唉,我们死定了。」

  说到这,琦良无奈地叹了口气,脸上满是心如死灰的表情。

  「呵呵,所以陷入绝境的你,才会把媛馨找来,用她的身体来发泄一下你的工作压力,对吗?」

  棠妙雪闻言调笑道。

  「哎呀,雪姐,讨厌,说好不嘲笑人家的……」

  听到棠妙雪这么说,坐在琦良怀中的媛馨顿时撒娇道。

  「对啊,有时间调侃我俩,不如帮我想想这案子接下来怎么查?毕竟小雪你也是专案组成员,案子要是在期限内破不了,你也会跟着受牵连的。」

  琦良一边上下其手的抚摸着怀中媛馨的胴体,一边对棠妙雪说道。

  「嗯,说的也是,那好吧,我也帮你想想……」

  听到琦良这么说,棠妙雪翘起二郎美腿,将娇躯仰靠在沙发上,凤目仰望着天花板陷入了思索……

  不一会,只见棠妙雪开口淡淡地说道:

  「对了,琦良,你想没想过,布置这个局的人,他到底想掩盖什么?」
  琦良闻言一愣,停下了游走于媛馨娇躯的绿山之爪,反问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

  「很简单,一个罪犯之所以在作案时使用各种犯罪手法,他的目无非就是三种——掩藏犯罪动机,掩藏罪犯自己的身份,或者制造不在场证明。」

  说到这,棠妙雪坐起身分析道:

  「……可是这三点却不适用这起恐袭案。

  首先说犯罪动机,恐怖分子就是要通过自杀袭击制造社会的恐慌,这种犯罪动机这么明显,有必要制造一个复杂的『藏叶于林』的犯罪手法来掩盖吗?
  要知道,光是收集那几十上百个指纹脚印用以制造虚假证据,这工作量就不小,这么复杂的手法,只为了掩藏一个再明显的犯罪动机,说不过去。

  其次,说是为了掩盖罪犯身份也说不通。

  要知道,每个恐怖分子或者在背后指使的恐怖组织,都恨不得全天下都知道恐袭案是他们干的,否则达不到宣传效果,他们的人不就白死了吗?

  你要知道,自从这件恐袭案发生后,每天都有各种恐怖组织在网上宣称这件案子是他们做的。

  让人闻风丧胆就是这些恐怖分子所追求的目标,所以他们根本不会掩藏自己的身份。

  至于最后一个不在场证明就更不可能了,恐怖分子都在电视台进行现场直播了,还要什么不在场证明?

  所以,他们这么费尽心机的掩盖袭击者的犯罪痕迹,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嗯……小雪,你说的有道理,这确实让人想不通……」

  琦良闻言点了点头,接着二人便同时陷入了沉思。

  思索了一会,棠妙雪忽然眨了眨眼,向琦良问道:

  「对了,琦良,恐袭案发生时的视频录像你有吗?我想再看看,说不定能找到什么线索……」

  「有,就在我的电脑里……媛馨,去屋里把我的笔记本电脑拿出来。」
  琦良在媛馨的翘臀上拍了一下,吩咐道。

  「是,主人……」

  媛馨笑盈盈地跳下琦良的大腿,转身走进卧室,将琦良的电脑拿出来摆在了茶几上。

  「我和反恐小组的连看了好几遍,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

  琦良一边说着,一边打开电脑将考录下来的恐袭视频播放了出来——

  于是电脑上再次出现三天前那恐怖的场景,只见恐怖分子冲出人群跑到舞台中央,将正在进行性爱演出的蔡小昭绑架,高声喊了句极端口号后,随着震耳欲聋的一个爆炸声,整个视频被一片雪花淹没。

  「嗯……有点奇怪……」

  看着看着,棠妙雪绣眉一皱,开口嘀咕道。

  「怎么?小雪,你发现什么线索了吗?」

  琦良望着棠妙雪问道。

  「琦良你过来看……这视频中显示,恐怖分子是从周围观看演出的人群中冲出来,跑到舞台中央劫持蔡小昭,然后引爆炸弹的,你不觉得这种行为很奇怪吗?
  按常理说,恐怖分子发动恐怖袭击时,为了尽可能多的造成人员伤亡,所以往往会选择人群稠密的地点引爆自己。

  但这个恐怖分子却相反,是从稠密的人群中走出,来到相对空旷的舞台中央引爆自己,你不觉得这种行为有点反常吗?」

  棠妙雪向琦良问道。

  「会不会是他为了让摄影机能够直播他的恐怖袭击,所以才走到舞台中间去的?」

  琦良闻言推测道。

  「就算是这样,但还有第二个疑点……琦良,你不觉得这恐怖分子身上捆的爆炸物有点少吗?」

  棠妙雪闻言接着问道。

  「有点少?你的意思是说爆炸威力有点小,是吗?」

  经常棠妙雪这么一提醒,琦良再次回放,仔细看了一下爆炸场面,然后点头疑惑道——

  「是啊,确实很奇怪……这间摄影棚并不大,如果恐怖分子身上捆绑的哪怕只是低当量的TNT炸药也足以将整个房间炸飞,那样一来,现场情况就不会是『伤亡惨重』,而是『无人生还』才对。」

  「没错,所以我有一个大胆的猜测——犯罪分子费尽心机地做了这么复杂的一个局,既不是为了毁尸灭迹,也不是为了逃避调查,而是……」

  说到这,棠妙雪望着琦良,沉声说出了她的推论——

  「……为了掩盖这件案子的案件性质。」

  「掩盖案件性质?什么意思?」

  琦良闻言疑惑道。

  「我的意思是说,会不会这个恐怖分子的目标从一开始就只是杀掉蔡小昭一个,其他人只是受到了间接伤害,这是一起伪装成恐袭案的谋杀案。」

  「什么?!谋杀案?!」

  一听棠妙雪这个推论,琦良顿时吃了一惊,接着皱着眉头仔细琢磨一下,摇头道:

  「……不太可能吧,如果凶手想杀蔡小昭,方法有很多——像什么投毒,枪杀,拿刀砍,甚至拿板砖照着她后脖子一拍都能把她弄死,这凶手有什么必要把谋杀伪装成恐怖袭击,搞这么大,说不通啊……」

  「嗯……我也是想不通这一点,所以才说是『猜测』……」

  说到这,棠妙雪和琦良同时陷入沉思,俩人都沉默不语,琦良怀中的媛馨也不敢吭声,于是整个屋子瞬间安静了下来。

  「嘀!嘀!嘀」

  就在此时,棠妙雪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棠妙雪拿起手机一看号码,顿时秀眉跳了一下,然后对着琦良打个声招呼,便从沙发上站起身走到墙角接了起来。
  于是一个清脆而又轻佻的女声从电话对面传了过来——

  「喂——!高手姐!睡醒了吗?!昨天那俩小子没把你操的起不了床吧?!」
  「呵呵,童蕾小姐是你啊,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一听对面这个熟悉的声音,棠妙雪顿时想起昨晚自己和这位辣妹一起,被蓝发和红发青年像三明治般夹在中间轮番奸淫的场景,于是忍不住一边伸手在自己腰椎商揉了揉,一边回答道。

  「是这样的,玩偶游戏大赛的预选赛今天下午两点正式开始,俱乐部要我通知你到时千万别迟到。」

  电话对面的童蕾说道。

  棠妙雪闻言转头看了茶几上的闹钟,发现已经快到中午十二点了,于是对童蕾说道:

  「好的,我马上过去……」

  说完,棠妙雪便挂上了电话,转头对琦良说道:

  「琦良,我下午还有任务,就先走了,虽然只是猜测,但我还是建议你要查一下这个蔡小昭,说不定会有突破……」

  说到这,棠妙雪又抬眼看了一下衣冠不整的腻在琦良怀中的媛馨,皱眉道:
  「还有你!别有了主人就整天只知道做爱而忘了工作,藩米的案子你还得继续跟进,知道吗?」

  「知道了,雪姐,人家是那种整天跟在主人屁股后面的粘人花奴吗?」
  说到这,只见媛馨转身一把抱住琦良的脖颈,将整个雪白的娇躯依偎进琦良的怀里,然后一边用雪白的大腿撩拨琦良的胯间,一边撒娇道:

  「主人,你说人家说的对不对?」

  「好了,好了,别再用大腿磨我了,要不然我又想干你了。」

  琦良抚摸着媛馨的美腿宠溺道。

  「嘻嘻,真是一对奸夫淫妇……」

  望着眼前粘在一起的琦良和媛馨,棠妙雪苦笑了一下,便拿起坤包,转身离开了宿舍……

           ************

  艳阳高照,温暖的阳光透过玻璃墙照进铂金俱乐部的中,映出片片玲珑曼妙的迷人倩影——

  「晴姐——!我的眼影去哪里了——?!」

  「小心!别踩到我的连衣裙——!」

  「都让一让!我要去化妆间——!」

  随着此起彼伏的吵闹声,只见整个铂金俱乐部挤满了穿着各式各样情趣制服的美女。

  这些美女有的头戴船形帽,穿着空姐制服,踩在椅子上往自己雪白修长的美腿上抹香油,而有的则身着一身凸显身材的紧身连衣裙,用力系上胸衣的纽扣,以使自己的雪白的乳沟显得更加的迷人。

  更有甚者则打扮成猫女或者小丑女等影视形象,拉开自己胯间的拉链,往自己粉嫩的阴唇里涂抹着润滑剂。

  而众美女中最迷人的,则是在站在房间东北角衣帽镜前的一位女警装束的绝色美人——

  只见这位冷艳绝伦,英姿飒爽的女警官,挺着凹凸有致的娇躯,翘臀轻倚沙发的靠背上,正用凤目一边目不转睛地盯着镜中的自己,一边整理自己的仪容,樱唇边还带着一丝神秘妩媚的微笑。

  乌黑的秀发被严丝合缝的盘在女士警帽下,洁白无暇的瓜子脸上是一对冷艳的凤目,高挺的鼻梁加上殷红的樱唇,精致的五官仿佛鬼雕神塑一样完美无瑕。
  合体的女士警裤包裹着她那两条修长的美腿,紧缩的像薄膜一样裹在她的娇躯上,以至于将她精妙绝伦的身材曲线毫无保留的展现了出来。透过紧身的黑色警服,只见她那高耸的胸部将她里面穿的黑色蕾丝胸衣高高的顶起,划出一片迷人的曲线。

  「哇塞,高手姐!很性感嘛!这身段差点就把我这个直女都掰弯了……」
  正当棠妙雪对着镜子欣赏自己的的时候,忽然感觉屁股被人拍了一下,回头一看发现原来是童蕾。

  童蕾还是昨天那副T恤短裤加马尾辫的辣妹模样,只不过今天手里没戴那对打人的拳套,而是拿着一叠文件。

  「呵呵,小蕾,你还真是喜欢打扮成劳拉的模样呢……」

  「嘻嘻,这可是我的经典玩偶女郎形象,我的粉丝最喜欢看我穿成这幅样子被男人奸淫凌辱,今天是第一场预选赛,我一定要来个开门红……」

  说到这,童蕾拿起手中的文件递给了棠妙雪,微笑道:

  「拿着吧,高手姐,这是你今天的『玩偶任务书』,因为你是第一次参加预选赛,所以我挑了一个比较容易的『游戏情景』让你来做。」

  「玩偶任务书?」

  棠妙雪纳闷地接过文件打开一看,顿时秀眉一跳,惊讶道:

  「女审讯官的密室凌辱?这是个什么鬼?」

  「哦,是这样的,美女,你今天的玩偶任务是扮演一位女警官,密室中审讯一名强奸犯,结果被这位强奸犯反过来淫辱奸淫的情节,具体的情景内容在任务书上写的很详细,你仔细看看吧。

  任务的执行时间是一个小时,在这一个小时内,你执行任务时的所有表现都将通过房间内的全角度摄像头传送到玩偶大赛评委会,评委会会根据你演绎角色时的演技高低,被凌辱时的淫靡表现以及粉丝们的反馈情况给你打分,

  市预选赛将进行三轮,最后选出排名前十名玩偶女郎作为市代表对参加全国大赛。「

  童蕾跟棠妙雪解释道。

  「全市排名前十名?听起来好难的样子……」

  棠妙雪闻言苦笑道。

  「哎呀,放心吧,就算选不上全国大赛也没关系,咱们铂金俱乐部的老总珀峰说了,但凡参加比赛的玩偶女郎都有奖金拿的。

  毕竟刚发生那么恐怖的炸弹袭击,今年玩偶女郎的参与人数大大少于去年,所以就算是咱俩这种菜鸟玩偶女郎也还是有希望晋级的……」

  童蕾安慰棠妙雪道。

  棠妙雪听到童蕾提到爆炸案不由地秀眉一挑,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

  「小蕾,提到那件恐袭案,我听说那个被害女郎叫什么来着……对了,叫蔡小昭!她好像也是咱们铂金俱乐部的玩偶女郎吧。」

  「对啊,而且这个蔡小昭还是咱们铂金俱乐部花重金栽培宣传的金牌玩偶女郎,玩偶预选赛全国排名第八,本来是很有希望代表咱们俱乐部夺冠的,没想到竟然……唉,真是天妒红颜。」

  说到这,童蕾抬手指着靠在墙角的一个木质桌对棠妙雪说道:

  「你看到那个梳妆台没有,那原本就是蔡小昭专用梳妆台,自从她忽然没了之后,大家都觉得那东西晦气便再也没有人用过了,想把它挪开,但没人愿意碰,放在哪里都快落灰了。」

  「哦,原来如此,我去看看……」

  一听那桌子蔡小昭使用过,棠妙雪忍不住想仔细看看那个梳妆台,可就在这时,屋内的广播忽然响了起来——

  「各位玩偶女郎注意了!各位玩偶女郎注意了!还有十分钟,第二十三届玩偶女郎大赛花海区预算赛就要开始了,请各位参赛的玩偶女郎根据玩偶任务书,立刻前往各自的演播室进行比赛,谢谢,祝各位比赛顺利。」

  「嗯,比赛开始了!高手姐,我的演播室正好在你的旁边,走!我带你一起过去!」

  「等等,我想先去看看那个桌子……」

  还没等棠妙雪把话说完,童蕾便兴致勃勃地拉着她的胳膊,跟着其他玩偶女郎从更衣室里鱼贯而出……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