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都市情话  »  【花团锦簇】(06上)作者:凤隼

【花团锦簇】(06上)作者:凤隼
字数:432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六章 环环相扣 上

  「文海哥,这么晚了找我有事吗?」余蓉说话有些不清楚,像是已经睡觉了。
  「你能来学校吗?田老师想见你。」

  「你这么快就把她上了?」余蓉在电话里咯咯笑着,「文海哥就是厉害!」
  「还没,我只把她摸爽了两次。」张文海看了一眼田小艳说道,「她现在想跟你聊聊,你能过来吗?」

  「没问题,我马上过去。」

  挂掉电话,张文海问道:「能站起来吗?」

  「能。」田小艳摇摇晃晃站了起来,「我回宿舍了,等会儿你直接让小蓉去找我。」

  「我跟你一起吧,路上还能浇浇花。」

  「求你了,再给我点时间好吗?」田小艳说道,「我答应你,无论如何今晚会给你答复。」

  「好吧。」张文海也不想逼得太紧,「田老师,你结婚了吗?」

  「我丈夫已经病死了。」

  「看你的样子,你们夫妻生活不是很和谐吧。」

  「你可以玩弄我,侮辱我,但你不能说他的坏话。」田小艳怒气冲冲地瞪着张文海,「和他相比,你不过是个地痞流氓而已。」

  「可刚才把你送上天的正是我这个地痞流氓。」张文海说道,「夫妻生活明明存在问题,丈夫不去想办法解决,反而让妻子自我压抑,这种人我还真看不起。」
  田小艳冷冷地说道:「你的意思是,把妻子送给别的男人,才算是好丈夫吗?」
  「当然不是。田老师你虽然性欲强,可也是个普通的女人,想解决性生活里的问题有多种多样的办法。」张文海说道,「就说我刚才做的那些,任何有手的男人都能完成,而且学起来也并不难。」

  「我丈夫是个做大事的人,才不会像你一样去学下三滥的东西。」

  「真是个听起来无可挑剔的理由,可惜狗屁不通。既然做大事可以不顾妻子,那他当初为什么要成家?」张文海说道,「既想有屄肏,又不管对方爽不爽,这种行为和强奸有多大区别?」

  「你闭嘴!」田小艳啜泣着大吼道,「我丈夫是个好人,我不准你说他坏话!」
  「懂得发泄情绪是一件好事。」张文海转身走了出去。

  田小艳跪坐在地上,顾不得去擦眼角的泪痕,她心里其实认可张文海说的话,自己病逝的丈夫是个好人,但作为丈夫并不合格,她渐渐开始明白丈夫留下那封信的用意,自己的未来也不再只有模糊一片了。

  「文海哥!」余蓉骑着自行车来到了学校。

  「我喜欢你这身打扮。」张文海说道,「短袖长裤和凉鞋,符合你的年龄。」
  「谁说的。」余蓉把车锁好,一把抱住张文海说道,「你明明最喜欢人家什么都不穿。」

  「乖,先去找田老师吧。」张文海在余蓉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等会儿回来我再收拾你。」

  「文海哥,我把田老师带下来一起让你肏好不好?」

  「她不会答应的,你也别逼她。」张文海说道,「我不是那种只顾自己享受就不管别人的人。」

  「是,我知道,文海哥最体贴了。」

  看着余蓉走向宿舍楼,张文海心情十分复杂,正如李琼雪所说,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大的魅力。几年前他以为精湛的性技巧是俘获女人的利器,于是跟一个叫查理的美国人学习了很多能带给女人快感的方法,但后来查理因为强奸罪被判处终身监禁,作为「共犯」的张文海不仅没有受到任何指控,反而收获了两名绝妙的女伴,这才让他相信真正能够征服女人的,是某种比性技巧更难以把握的东西。

  这大概就是魅力吧。论身高,查理一米八六,张文海整整比他矮了十三公分;论长相,查理金发碧眼,风流倜傥,张文海远不如他;论身材,查理也有完美的倒三角,而且特种部队不注重肌肉外形,相比之下张文海反而要差一些;论嗓音,查理的职业是播音员,张文海的声音条件一般,嗓门一大就像公鸭的叫声;论才艺,查理的小提琴在美国得过奖,华尔兹也跳得很好,而张文海只会做炸弹。
  想来想去,张文海觉得他只有一个方面能胜过查理,那就是家庭环境,哈里森夫妇都是知名大学教授,他们对张文海的行为举止有着潜移默化的影响。查理偶尔会做出一些粗俗的举动,特别是在没人看见的时候,而张文海甚至连红灯都没有闯过。但仅凭这一点,能弥补两人在其它方面巨大的差异吗?张文海是不太信的,他更愿意相信所谓魅力根本无法解释,他第一眼看见贺婉欣就被吸引住了,大概也和这个玄之又玄的魅力有关。

  「主人。」就在张文海胡思乱想的时候,高岚突然出现了,「我找到那个大胸援交妹的联系方式了。」

  「谁?」

  「楚冰啊,下午才说到她。」

  「她真的在援交?」

  「当然了,她自己在网上发布的援交信息。」高岚把手机递给张文海,「你看,她用的是自己的照片,还写明了一小时两百,只许摸胸和上半身。」

  「她还挺会定价。」

  「就是啊,你看别的人包夜才四百,还允许无套中出。」高岚说道,「所以我给她发了信息,让她便宜一点。」

  「然后呢?她怎么说?」

  「她说最低一百五,而且总时长不能超过两小时。」高岚说道,「我跟她说让她拍一张胸部的特写,看看凭什么值这个价。」

  「发给你了吗?」

  「发来了,又圆又大又挺,乳头和乳晕也很好看。」高岚翻出照片说道,「主人你看,这罩杯没有H也得有G了吧。」

  「确实不错,你把她约出来吧。」

  「约到哪一天?」

  「今天是月假第三天,还有四天假期结束。」张文海盘算着,「你就约到假期最后一天中午吧,两个小时可能不够,你跟她说,我加钱买她四个小时。」
  「好。」高岚立刻发过去消息,很快就收到了回复,「她同意了,四个小时一千块。」

  「你来找我不光是为了告诉我这个消息吧。」

  「主人不要。」高岚知道张文海在说什么,「今天真的不行了,我那里现在还疼着呢。」

  「那好吧,这次放你回去,下次加倍补上。」

  「谢谢主人。」高岚如获大赦一般。

  高岚刚走,张文海就收到了余蓉的短信,内容只有短短几个字:「今天太累,我和田老师一起睡,就不去找你了。」

  没能得到期待中的美好夜晚,张文海略感失望,但这正好是个机会。如果仅凭他一人之力,很难将孤芳会的情况摸清楚,他决定打一通越洋电话,寻求老朋友的帮助。

  「嘿,CK,你那边是晚上吧。」

  「队长,好久没联系了。」

  「我告诉你,自从你送给皮埃尔手枪之后,那小子的枪法已经快超过我了。」队长说道,「组里一切都好,你走了之后大家反而更努力训练了。」

  「听上去不错。」张文海说道,「早知道这样我两年前就退役了。」

  「老皮埃尔回来管枪了,你有空也回来看看吧。」

  「一定。」张文海说道,「我不在,你可就是唯一的C字头了。」

  「哦,拜托,只有我才叫你CK,大家都知道你是W字头的,术士。」
  「我还是喜欢CK。」张文海说道,「队长,我这次打电话是想让你帮个忙。」
  「你说。」

  「帮我查查孤芳会的资料。」

  「孤芳会不是被CIA连锅端了吗?」

  「好像有残余的力量跑到中国了。」张文海说道,「这件事关系到我的安全,要尽快。」

  「世界上没人能威胁到你的安全。」队长说道,「看来你是真的在乎那个女人。」

  「别管是谁了,抓紧帮我查。」

  「放心吧,查到之后我发你邮箱里。」

  永兴酒吧地下赌场,徐城急匆匆地找到了李老板:「疯子被警察盯上了。」
  「怎么回事?先是空姐之家,然后是疯子,到底谁干的?」

  「不知道,好在疯子跑得快,没被当场抓住。」

  「我这边倒是查出了三个内奸,都是安插在广益女校的学生,那个男人的照片就是她们拍的。」

  「人呢?」徐城两眼放光,「我又有新的材料了。」

  「跑回学校了。」李老板说道,「她们三个和那个男人关系不一般。」
  「切,三个烂屄而已,跑就跑了吧。」

  「她们是我们在广益里面最后的三个人,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李老板说道,「意味着我们以后两眼一抹黑,想要对付广益就越来越难了。」

  「先不说这个,上回你说要除掉杨叔那事,我同意。」徐城说道,「说吧,怎么办?」

  「要想除掉杨叔,沈进必须得死。」李老板点上一支烟说道,「目前硕渠市能杀死他的,恐怕只有一个人。」

  「你是说那个保安。」

  「对,如果他真是特种兵出身,对付一个沈进应该不难。」李老板说道,「就算他被沈进杀了,对咱们也不亏。」

  「可怎么才能让他帮忙杀沈进呢?」

  「当然不能让他去杀沈进了,得让沈进去杀他。」李老板说道,「星期天的中午,他会在旅馆和一个援交妹见面,你就让沈进在那个时候动手。」

  「沈进也得听我的啊。」

  「疯子不是刚被警察盯上吗?你就借题发挥,让沈进以为他在处理叛徒就行了。」

  徐城想了想说道:「这倒不难,可万一沈进和杨叔汇报怎么办?」

  「放心吧,这种小事沈进不会汇报。」李老板说道,「就算他汇报了,杨叔也得找咱们了解情况,到时候不是想怎么说就怎么说。」

  「这件事风险太大,咱必须先说好,等事成之后俩双胞胎归我,股份归你。」
  「就这么定了。」

  广益女校教师宿舍内,余蓉盘腿坐在床上,喝着田小艳刚泡好的咖啡。
  「田老师,我跟他说过了,今晚就留在这里。」

  「他真值得你改变这么多吗?」田小艳也给自己冲了一杯,看起来她们二人准备彻夜长谈,「我真没看出他哪点好了。」

  「田老师,文海哥弄得你不爽吗?」余蓉说道,「练功服都洗了,肯定没少流水吧。」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说话!」田小艳责备道,「他都把你教坏了。」

  「我以前总喜欢穿特别露的衣服,因为回头率高,可现在我穿成这样,回头率也很高,这是为什么呢?」

  田小艳说道:「因为你本来就长得漂亮。」

  「田老师,文海哥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余蓉说道,「人说的话就像是衣服,并不能改变本质。我不会因为穿得像个小姐就真成了小姐,所以一个人说什么不重要,想要了解他关键得看他怎么做。」

  「怎么做?一个接一个的找女人?」

  「是啊,文海哥又好色又花心,可这无所谓。」余蓉说道,「他找了很多女人,是因为他能找很多女人,他那方面非常强,相信老师也知道。」

  「哼,你和他一样,都是唯性论。」田小艳说道,「还有爱呢?他找了那么多女人,爱分到你身上还有多少?」

  「那田老师要先告诉我,他的爱一共有多少?」余蓉说道,「我们能称爱的质量,还是能测爱的体积?无法定量的话,多少又从何谈起呢?」

  「你这是强词夺理。」田小艳说道,「你和那么多女人分享一个男人,你父母会同意吗?」

  「这完全是我自己的事,我才不在乎他们同不同意。」余蓉说道,「我父母常年在外地做生意,偶尔回来一次也是各有各的应酬,他们之间说话像谈判一样,根本没有一家人的感觉,田老师,你说这叫爱吗?」

  沉默良久,田小艳开口问道:「小蓉,你和他那个的时候真的很舒服吗?」
  「哪个?」余蓉故意装作听不懂。

  「就是……做爱。」田小艳勉强说了出来。

  「老师想知道,自己去试试不就行了,反正他在保安室又不会跑。」

  「我才不会去找他。」

  「哈哈,果然让文海哥说对了。」余蓉说道,「他说你绝对不会同意,还让我不要逼你。」

  「我……再给我点时间,我要想一想……」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